標籤: 神詭世界,一刀劈開生死路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神詭世界,一刀劈開生死路 四月與風-第五十八章戲耍鑒賞


神詭世界,一刀劈開生死路
小說推薦神詭世界,一刀劈開生死路神诡世界,一刀劈开生死路
“这不是正常人都能够看出来的事情吗?”
面对脸色难看的谭浩,万峰没有一丝畏惧,只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对方。
“你找死!”
谭浩在另外两个同事的注视下,脸上有些挂不住,直接一个箭步,便冲到了万峰面前,一拳就朝着万峰面门打来。
面对这样的攻击,万峰脚下追风步施展开来,轻易便避开了,随后出脚将谭浩的脚一勾。
本来谭浩就是往前冲的,现在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直接栽在了地上,来了一个脸刹车。
万峰微微摇头:“你手上的功夫要是有你的脾气的一半,那也不至于这个熊样。”
本来就因为脸刹车,而疼痛不已的谭浩,听到这话更是怒火中烧。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理智,只想要将万峰砍死。
他刚刚确实有些大意了,此时连忙起身,直接拔刀在手。
“今天我要杀了你!”
谭浩直接朝着万峰杀来,手中的刀没有一丝犹豫的落下,瞬间形成一片刀影。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攻势,万峰从容不迫,脚下步伐变幻,每每于间不容发之际避开攻击。
在两个看门的捕快眼中,万峰就像是在散步一般,任由谭浩如何攻击,都碰不到万峰一丝衣角。
其中一个捕快感叹道:“这人的武功深不可测啊!”
另外一个点点头:“说他是气海境我也相信,不过,这人太过年轻了,或许是比较擅长轻功吧?”
“如此人物,肯定不是一般人,他说他认识齐捕头,那是肯定的,我去禀报齐捕头,你先在这里看看,要是事情闹得太僵,你上去劝一劝。”
“那你可太高看我了,就我这武功,肯定劝不住。”
“谁让你劝这万什么来着,你直接将谭浩拦下不久行了吗?你看人家现在这样子,估计也就逗谭浩玩玩,不过一直被攻击的话,说不定人家脾气就上来了,我先进去了。”
一个捕快进去报信,另一个就站着看戏。
“这谭浩仗着他舅舅的关系,在衙门内一向是嚣张跋扈,我干嘛要去救他?让他受点教训是最好的。”
不远处。
谭浩看着万峰那一张一脸平静的脸,只感觉万峰是在嘲讽他,于是怒火更加旺盛,让他的刀法都渐渐没有了什么章法。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更不可能伤到万峰。
万峰躲避他的攻击也是越发的容易。
谭浩咬牙切齿的怒吼:“啊!我要杀了你!”
只是这样的无能狂怒,只是让万峰忍不住笑了起来。
“对不起,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本来我是不想笑的,只是你实在是太好笑了,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面对万峰红果果的嘲讽,谭浩双目赤红,手中的刀挥舞得更加急促。
只可惜完全是做无用功。
“没意思,你实在是太弱了。”
万峰收敛起笑容,不准备继续躲避下去了。
之前他还有与武者切磋切磋,增加一些见识,还有实战经验的想法。
但这谭浩就像是一条肥硕的疯狗一般,完全没有价值。
最多也就逗一逗,开开心的程度。
万峰脚下步伐一动,与谭浩错身而过的瞬间,一只脚伸到他伸后,一只手在他身前一拦。
刹那间,谭浩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以屁股着地的方式,落在了地上。
铁锡隆刚到门口,就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目光看向了万峰。
恐怖的气势倾轧而来,让万峰目光一凝,他慎重的收起了玩闹的心态,毫不畏惧的与铁锡隆对视。
“你是什么人?敢在这六扇门门口闹事,还打伤我们的人,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王法!”
“铁捕头,万峰是来……”
对于看门的这个捕快说的话,铁锡隆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迈开步子就朝着万峰扑去。
其身形如同大鸟一般,凌空一跃,双手呈爪状,朝着万峰的脑袋抓去。
招式还没有临身,万峰便感觉到了凌厉的杀意。
他知道这人是真的对他起了杀意。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用客气。】
万峰闪电般的伸手在腰间一抹,修长而有力的手掌握住了刀柄。
下一刻,一抹刀光乍现,带着虎啸之声,如同一抹闪电划过天际一般,速度快到了极致的飞出。
铁锡隆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他此时人在空中,根本来不及变招,只能越发催动体内的真气,以一对鹰爪迎了上去。
铛!
有若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无形的气劲从两人的交手处扩散开来。
万峰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雁翎刀上传来,他只能整个人不断的往后退,将力量一步一步泄去。
幸亏他铁布衫已经圆满,力量极大,防御力也很高,这才使得他刚刚能够扛得住,连一点伤都没有受。
而铁锡隆也没有讨得了好,他被这股力量直接掀飞了出去,踉踉跄跄的落在地上,同样是不断的往后退去。
然后被躺在地上的谭浩一绊,直接跟谭浩摔在了一起。
不仅如此,铁锡隆的双手此时都多出了一刀深深的刀痕,鲜血不断的涌出。
本来因为铁锡隆忽然出手,而神情紧张的看门捕快,此时看着这样的场景,嘴巴长得老大,眼珠子都快瞪了出去。
他看到了什么?
铁锡隆这位气海境的捕头,竟然在刚刚的争斗之中,处于下风,甚至还伤了双手。
与后辈一起避雨
“可万峰也不是气海境啊……”
万峰刚刚出手时的气息,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最多也就真气境五六重的样子。
可是现在万峰没什么事情,而铁锡隆这位气海境的武者反倒是受伤了,这画面怎么看都不正常。
铁锡隆迅速的起身,而原本在他身下的谭浩,本来没有受多大的伤,只是摔得有些痛而已。
但是刚刚被铁锡隆一压,顿时感觉五脏六腑都碎了一般,整个人脸都绿了。
铁锡隆此时满是严肃的看着万峰,刚刚他占据大义,本来想要趁机杀了万峰,为他的外甥报仇。
没有想到却是踢到了铁板。
“好厉害的刀法,阁下师承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