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熱門玄幻小說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依依-第二百四十章 危險!相伴


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
小說推薦病嬌哥哥追我八條街後把我寵哭了病娇哥哥追我八条街后把我宠哭了
傅文庭。
夏寻默默的在心里重复着这三个字,脑海中浮现出相对应的面孔。
感觉有点奇怪。
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见过这个人一样。
可不管她怎么回忆,就是记不起在哪里见过,根本找不出相关的记忆来。
不过夏寻也没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结。
那人是傅氏财团的执行总裁,可能是曾经在哪个财经频道或者财经报纸上看过吧。
毕竟像这样的人物,还是挺出名的,只不过她并不关注这类的事情罢了。
夏寻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后,就开始尝试着打探起了威廉大师的消息。
原以为会遇到点挫折,没想到轻而易举的打听到了相关的消息。
告诉她这些的是临时认识的,又很健谈的外国女人。
“威廉先生要在梅丽号上举办自己的生日宴会呢。”
“听说不少的名人都来了。”
“很是热闹哦。”
对方有些艳羡道。
夏寻心里一顿,也露出了一个很感兴趣的表情,不动声色的追问道。
“威廉先生的生日吗?”
“知不知道是哪天举行?”
“我们可以去参加的吗?”
此言一出,那女人瞬间就笑了出来,像是听见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一样。
花骑士四格剧场
“哦,亲爱的。别做梦了。”
“我们这些没有请帖的人,可没办法去参加威廉先生的生日。”
“只能私底下讨论讨论了。”
夏寻有些脸热,讪讪一笑。
“我知道,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这个话题结束以后,她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对于威廉大师的生日宴会需要邀请函这种事情,她是早就猜到了的,只不过当时聊得尽兴,只想着如何混进去见见自己的偶像,激动之下就那么问了。
夏寻想着刚刚那女人的话,忍不住想叹气。
当初林甜给她的是船票,可没有威廉先生宴会的邀请函。所以现在还得她自己想办法了。
夏寻渐渐的陷入了沉思中。
等到夏寻好不容易打听到威廉大师的生日到底是哪天的时候,就已经是生日当天了。
她没弄到请帖,就黑了邀请函的名字,然后成功的混入了船舱里用作举办宴会的客厅里,并且成功的找到了这场宴会的主人。
夏寻那双漂亮的眼睛忍不住亮了亮,下意识的就往前走去。
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接着是一叠声的道歉。
“对不起,小姐。”
“真的很抱歉。”
“我不是故意的。”
夏寻感受着后背上的黏腻感,有些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扭头看去,就对上了一张有些惶恐的脸。
是亚洲面孔,对方穿着服务生统一的制服。
夏寻虽然有点不爽,但看对方这模样,也不怎么想为难人了,于是摆了摆手。
“算了,没关系。”
要是她要追究的话,这人肯定是要被赶出宴会厅,失去这份工作的。
那名服务员闻言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神情。
“谢谢您。”
“我带您去处理一下吧。”
“很快就能处理好,不会耽误您的时间的。”
夏寻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她也不好满身酒气的去见威廉大师,那样就有些太失礼了。
跟着那名服务员进入了一个类似于更衣室的房间后,对方突然将门反锁住。
夏寻立刻警铃大作,浑身的肌肉紧绷。
人魔之路 小說
而那名原本面带笑意的服务员此刻已经变了脸,冷笑着抽出了一把匕首,朝着夏寻扑了过来。
夏寻眼疾手快的躲过。
服务员几次攻击落空后,动作也越发狠厉起来,专挑要人命的地方攻击。这身手,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
夏寻刚开始还能抵挡,毕竟从前跟在宴景城身边时,也学过不少的东西,一般的人也不是她的对手。
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抵挡的招数也渐渐的变得吃力起来。再加上礼服裙摆的累赘,她竟发生了要命的失误,没来得及躲开刺过来的匕首。
肩膀上雪白的皮肤被破开,鲜红的液体冒了出来,疼痛瞬间席卷全身。
夏寻狠狠的倒吸了口凉气,强忍着巨痛感将人推开后,就往门口的方向跑。
她必须要离开这里才行!
继续这样下去,今天恐怕命都得交代在这里了!
夏寻死死的咬紧了唇瓣。
而那服务员见状竟是嘲讽的笑出了声来。
“别继续挣扎了。”
“乖乖受死,我可以给你一个轻松的死法。”
“不然的话……”
这话没有说完,但威胁的意味是那样的明显。
夏寻没搭理。
轻松和不轻松,反正都得死。
她一样都不会选!
夏寻还没有跑到门口,就再度和对方缠斗在了一起,眼看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冷不丁的开口。
“谁派你来的?”
“对方给了你多少钱?”
“我可以双倍给你。”
“或者你自己开价,只要我给得起,就绝对不会犹豫。”
灵魂缓刑
这样拖延时间的伎俩已经很老套了,但只要有用就行。
而这番话音刚刚落下,面前扮作服务生的人果然停下的攻击的动作,眼里闪过了贪婪的光芒。
夏寻见有戏,心里一动,再接再厉道。
“我知道干你们这一行的,也是为了养家糊口。”
“既然这样的话,其实只要赚的钱够多就行了,又何必顾及其他呢?”
人都敢杀了,信誉什么的,想必这种人也不会多么的在意。
“只要是钱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好好谈的。”
強佔,溺寵風流妻 瑪索
她放软的语调,循循善诱的蛊惑面前的人。
那人却突然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夏寻,笑了两声,慢吞吞的开口道。
“仅仅给钱,还不够。”
夏寻脸色微变,心里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可眼下的局面,也只能做出暂时的妥协。
于是勉强的挤出了一抹笑容,强忍着心底的恶心,伸手攀住了面前人的脖子,掩住眼里浮现出的寒意,吐气如兰道。
“不够的话……先生还想要什么筹码呢?”
“只要你能留我一命,其他的事情都好商量。”
那人脸上恶心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或许是早就将夏寻看作自己的囊中之物了,整个人也不自觉的放松下来。
伸手就要往夏寻身上摸,可还没触碰到那令人着魔的雪白皮肤,脸色猛的一变,痛苦的惨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