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無限遊戲:我靠抽卡成團寵小錦鯉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無限遊戲:我靠抽卡成團寵小錦鯉笔趣-第119章 連連看十一鑒賞


無限遊戲:我靠抽卡成團寵小錦鯉
小說推薦無限遊戲:我靠抽卡成團寵小錦鯉无限游戏:我靠抽卡成团宠小锦鲤
月黑风高夜,阴森的墓地里正上演着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
一个穿着黑袍,拿着镰刀的高大身影,随意的坐在一块墓碑上,视线一直紧跟着前方的恶魔少女。
少女在做什么呢?
她正拿着一把小铲子,嘿咻嘿咻的挖着一座发光的墓碑。
这场面怎么想怎么惊悚,不是灵异事件就是犯罪现场。
安岁岁现在满脑子只剩下宝藏,她甚至没想过让挖掘功夫一流的狗子出来干帮忙,自己一个人拿着小铲子挖着土,动作飞快,干劲十足。
简时倒是想上去帮忙,但是被安岁岁拒绝了。
好吧。
他也怕自己实在不怎么样的运气会干扰到安岁岁的好运,摸了摸鼻尖,便也没有强求。
墓地盖的十分结实,表面上还浇了一层厚厚的水泥,挖起来十分费劲。
十几分钟后,安岁岁终于把表面的泥土清理掉,露出了底下金灿灿的箱子。
居然真的是宝箱!
安岁岁激动地走上前,拍了拍手上的泥土,两只白嫩的小手就放在了宝箱的盖子上。
眼前立刻弹出了系统提示。
【找到赛区宝箱——金,请问玩家是否立即开启?】
游戏天天问这种废话。
安岁岁捏紧拳头,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开开开!有什么好东西都拿出来让我瞅瞅。”
咔嚓。
宝箱缓缓打开,从里面冒出来了一只青面獠牙,浑身溢血的鬼怪。
它缓缓睁开猩红的双眼,盯着安岁岁怪笑两声。
没等再做些什么,迎面而来的一巴掌就将鬼怪扇飞了出去。
“什么玩意?滚一边去,别妨碍我开宝箱。”
鬼怪:???
安岁岁根本没理会冒出来的奇怪家伙,直接将头伸进了硕大的宝箱里。
宝箱果然不负众望,里面堆满了各种有趣的道具。
安岁岁拎起一张像是渔网一样的东西,眼前便弹出了这东西的具体信息。
【超大渔网:大海里的鱼啊,你们尽情的游吧!当我的主人撒网的时候,一个都别想逃掉。
注:如果你只会用渔网来捕鱼的话,那我也是没办法了。】
大唐最強駙馬爺
安岁岁歪了歪头,立刻领悟到了这张渔网的妙用,看向宝箱里另外两样东西时的眼神,简直可以用看见血肉的豺狼来形容。
“简时你来看!”
她兴奋地向简时介绍起了手里的三样宝贝。
一张渔网,一个水桶,一个马桶塞子。
简时拖着被安岁岁打出去的鬼东西,一步步靠近。
那玩意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脸上满是震惊之色,茫然中又带着点委屈。
它还什么都没干呢,就被打成这副模样。
妈的,是谁说做宝箱鬼轻松又有趣的?
简时望了眼安岁岁手里的三件神器,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你确定这些都是好东西?”
安岁岁明白对方为什么会露出这个表情,理解的拍了拍他的手臂,给他解释介绍起来。
“这你就不懂了,任何东西都有他的妙用。”
“你看这个渔网,它有锁定功能,只要撒出去一定能抓住一个人。而且它还能放大,最大能扩张到直径四米,你想想,这要是往扎堆的人群里撒,那效果……啧啧。”
安岁岁没有点明,简时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介绍完渔网,安岁岁又拿出了水桶。
“你再看看这个水桶,它有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可以装得下十立方的东西,你想啊,我们一整天都在守着玩家,都不能出去浪了,多没意思啊!”
“如果把那些家伙装进桶里随身携带,是不是就很棒?”
简时都要被淹碎碎的想法惊呆了。
把人装进水桶里?那得是个什么场面?
然后就是第三个马桶塞子。
安岁岁看着马桶塞子时停顿了一下,明知道这地方没人,却仍然压低声音,才敢跟简时交流。
“这东西最绝,你还是自己看看它的属性吧。”
说着就把马桶塞子,塞到了简时的手中。
简时垂眸一看。
【退休的马桶塞:这是一个历经风霜的老马桶塞子,因为工作了一辈子,退休的时候被主人小心又珍重的收藏了起来。老马桶塞骄傲的告诉后辈,它可以疏通世间任何的通道,从没有一次失败。】
看完马桶塞子的介绍,简时顺着安岁岁的目光落到自己的屁股上,顿时福至心灵。
能将马桶塞子的作用用到这么极致,他该夸安岁岁很会合理分配吗?
简时把马桶塞子还给安岁岁,并装作若无其事的退后了些许。
安岁岁虽然对这些道具都有诸多想法,但此时并没有人给她做实验,只能按耐住心头的兴奋感,挥舞着小铲子继续挖掘其他的宝藏。
此时两人都还不知道 有一个人正在迅速地向他们靠近。
郁嘉年手里举着一个破旧的罗盘,以一种诡异的身法迅速前进。
当他一只脚踏进墓地的范围时,手中发出浅淡光芒的罗盘,终于金光大盛。
“看来就是这里了。”郁嘉年的轻声呢喃了一句,将东西收了起来。
他将其他人留在聚集地,自己独自一人外出,可不是为了瞎溜达。
郁嘉年跳上一棵大树,眼中隐隐约约的透出一圈圈神秘的螺纹。
螺纹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如果此时有人与他对视,也许会将灵魂都陷进去也说不定。
郁嘉年自然是发现了墓地里并不明显的金色光芒,明白这就是自己此行的目标。
但更让他在意的是,墓地一角两个正在挖掘墓碑的奇怪人影。
居然有人比他还先到一步,消息这么灵通的吗?
郁嘉年弹掉外套上的灰尘,悄悄地从树上落了下来。
落地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连存在感都被削弱了去,仿佛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他踏着诡异的步伐,缓缓朝安岁岁和简时的方向靠近。
正沉浸在挖掘宝藏的中的安岁岁猛然惊醒,和安静等待的简时同时抬起头。
两人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安岁岁只觉得自己的头皮有一种酥麻炸裂的感觉。
这是当她有危险正在靠近时会出现的一种直觉。
她曾在游戏中依靠这种敏锐的直觉躲避过多次敌对玩家的偷袭,一直都很灵验。
这警报不响还好,一旦响起,必定是有危险靠近。
安岁岁顿时觉得手里的宝藏不香了,收铲子跳上了附近一块高耸的墓碑,警惕的打量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