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滴血的刀鋒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有一百零八個學姐-第三百零五章 追着打熱推


我有一百零八個學姐
小說推薦我有一百零八個學姐我有一百零八个学姐
即使受伤,即使失去双手,黑袍老妪依然冷漠自信,低声颂念法诀,旱魃顿时调转目标扑向宁寒,这是现场唯一有机会杀掉黑袍老妪之人。
她已经失去先机,但所幸还有旱魃。
“年轻人,旱魃为我所用,诛杀尔等宵小如探囊取物,别以为伤了老身你就天下无敌,甭说你这黄毛小子,换成邪神使者亲临,也必被旱魃诛杀。”
当今天下,已无人能敌旱魃,这尊封存千古僵尸王足以横扫这个时代。
她也是借助前辈恩赐,在旱魃封印之地年复一年种下符箓,到了她这一代才能勉强控制旱魃,尽管这种符箓控制会让旱魃的实力被压制一部分,也足够兴风作浪了。
我在東京教劍道
面对旱魃,所有人都退避三舍。
他们不想死。
冥王的绝宠娇妻
哪怕是纳兰景宏也不例外,眼睛里闪烁浓浓的警惕,大声提醒道。
“宁寒,不可力敌,我们一起拖住她,等待司马家族的前辈前来救援。”
“无妨!”
宁寒浑不在意地收回千绝刀,一把锋利修长的刀握在手中,折射点点寒芒。
刀锋所向,万物撕裂。
空气都被切碎,空间仿佛都荡起一阵涟漪。
这是宁寒达到入圣级以来,第一次全力以赴,浩瀚的内力聚集在双手臂上,汇聚到掌心,通过千绝刀瞬间爆发。
铿!
这一刀,砍在旱魃干枯的手上。
金色火花迸溅,尖锐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响让人头皮一麻。
旱魃安然无恙。
众人惊呆。
“怎么…可能?”
一束束充满不可思议的目光投射过去,众人下意识地向后退,仿佛躲得更远一些能让他们更有安全感。
纳兰轻语撇撇嘴。
“宁寒,你不要逞强了,拖住她就行,若你内力消耗太大,会给邪道可乘之机,到时候大家都危险了。”
此时此刻,宁寒所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他个人。
他身后是海城正义联盟分部,是蔡姬、虎子等一众人,这些人面对旱魃都毫无还手之力,就连纳兰轻语,甚至纳兰景宏都身负重伤,只有宁寒才能拖住旱魃,给他们制造一线生机。
数十人的生死存亡,都寄托在一人身上。
不是他们太弱,是敌人太强大了。
虎子也大声喊道。
“师父小心!”
虎子因为牵扯旱魃的注意力而受伤,虽然早已从昏迷中醒来,却不能参与战斗,只能默默给宁寒加油祈祷。
蔡姬拍拍虎子肩膀,笑道。
我,伊蒂丝女皇
“放心吧,你师父不会有事的。”
“我担心……”
“不用担心。”蔡姬一脸认真地分析道,“他的实力很强,远超你我想象的那种。”
见虎子不怎么相信,蔡姬转而问道。
“还记得你当初说过,进入北凉城之前,他只有造化境,可他化身丁寒参加武道大赛,横扫一切对手,胡家年轻一代都被他打废了。现在他已经突破到入圣级,和我们蔡家老祖宗一个境界……你刚才没看见他随随便便就切掉那老太婆两只手?”
“可是,旱魃太可怕了,师父的刀,居然不能在她身上留下伤口。”
胡子的担忧,并没有因为蔡姬的解释而减少。
蔡姬继续解释道。
“你也是关心则乱,还没明白吗?如果真要解决麻烦,只需要一刀干掉那个老太婆就可以,现在你师父偏偏要对付旱魃,我觉得他不是想杀旱魃,而是要检验自身力量。”
对抗花心上司
从柱灭之刃开始的万界之旅
“对啊!”
虎子一拍大腿,眼睛一亮,“杀掉那个老太婆,没人控制旱魃,旱魃虽然可怕却也就不足畏惧了。”
这时候。
宁寒和旱魃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一刀接一刀落下,都不能对旱魃本体造成实质伤害,仅仅是留下了几道浅到肉眼几乎无法观察到的痕迹。
当然了,宁寒也没受伤。
纳兰景宏目不转睛看着这场战斗,眼睛里爆发浓烈的惊骇。
“好厉害!”
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宁寒,同样是入圣级,宁寒的战斗力比他高不止一个档次。
虽然有那把刀的缘故。
但是宁寒本身的身法十分奇妙,每一次都很完美的避开旱魃的攻击,换做他即便拿上那把刀,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纳兰轻语也是轻轻皱眉,眼睛里闪烁奇妙的光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拦住了?”
众人都缓了一口气。
唯独黑袍老妪脸色铁青,眼睛里爆发出怨毒之光。
“杀了他!”
杀杀杀!
她不想拖延,也不能拖延。
等到正道众多入圣级高手赶来,即便她能够控制旱魃,也会被那些人围杀,旱魃再强又能拦住几个人?
“果然不愧是上古僵尸王旱魃。”
宁寒目光幽幽,眼睛里充满兴奋,突然舍弃千绝刀,掏出一块墨色砚台。
这一行为,着实把众人吓一跳。
“师父——”
虎子吓坏了。
蔡姬也是一脸懵逼,这是要作死吗?
纳兰景宏:“宁兄,你怎么舍弃长刀?我等身体羸弱,不能与旱魃近身战啊。”
纳兰轻语:“……”
唯有黑袍老妪的目光变的灼热,尖声叫道。
“死,去死吧!”
如果宁寒一直用千绝刀,她还真没办法,说不定就得舍弃这次机会,带着伤狼狈逃窜,无论如何不能被那些正道高手包围。
本以为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一战,因为年轻人的目中无人,迎来新的转机。
“好好的刀不用,你用板砖?愚蠢。”
嘭!!
下一秒,宁寒已经手握墨色砚台砸过去,砸在旱魃干枯的手指上,明显感觉到旱魃手指一颤。
她似乎,害怕了?
宁寒扬起墨色砚台继续往下砸。
一次次,角度刁钻地砸在手上、肩上、脑门上……
每一次砸下去,都如同手握砖头砸在钢板上,发出闷沉响声,但与此同时旱魃身上会冒出点点金光,像是要挣脱什么,又仿佛要破壳而出。
最关键的是,宁寒能感觉到墨色砚台在吞噬旱魃身上的某种力量,就如同它吞噬怨气之毒那般。
这也是宁寒尝试过后,敢于舍弃千绝刀的主要原因。
“不!不——”
“混蛋!!!”
黑袍老妪突然发出尖锐叫声,居然主动放弃战斗,控制旱魃随她一起离开。
这一幕,惊掉一地眼球。
“发生了什么?”
“他打败了旱魃?”
“师父威武!”
“宁兄果然厉害,不过看样子不是伤到了旱魃,可能有别的原因……”
众人纷纷猜测。
宁寒并没有放弃旱魃,继续追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