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林中谷


言情小說 這個男人過於優秀 林中谷-388、炫娃狂魔鑒賞


這個男人過於優秀
小說推薦這個男人過於優秀这个男人过于优秀
陈绍杰邀请陆北风去家中吃饭。
“嘟嘟嘟……”
陆北风坐在客厅,满脸宠溺,怀中抱着一个七个月大的女娃娃。
白净粉嫩的女娃娃,看到陆北风咧嘴直笑,露出刚长出一点白色乳牙。
孩子温暖纯真的笑容,非常容易感染成年人,陆北风轻声细语:“小宝贝当我干闺女好不好。”
“不好!”
陈绍杰直接把自家闺女抱回来,神色不善看着陆北风,一副女儿奴的样子:“你风评不好!”
“……”
陆老板咬牙切齿,很想说脏话,但考虑到女娃娃在场,又给咽回去了。
“绍杰,你不懂我。”
陆北风很桑心,他也不想背负渣男的骂名,要不是为了公司,他至于这么做吗?完全可以隐藏起来。
“呵呵”
陈绍杰冷笑不语,怀中的女娃娃已经哭了起来,伸手朝陆北风要抱抱。
陈绍杰迫于无奈,又把女娃娃递给陆北风,陆北风得意洋洋说:“你看,孩子懂我,就很喜欢我。”
陈绍杰很不高兴,语气酸酸说:“话说你那么多女朋友,为什么至今就没有怀孕?难道是不行?”
“你这属于是人身攻击。”
陆北风轻轻摆弄着女娃娃,孩子在他怀中乐的咯咯直笑。
其乐融融的样子,好似父女。
“难道我说得不是实话?”
陈绍杰越发不爽,
心头不由得突然涌上一股悲凉感。
难道这就是生女儿的宿命?
“粑粑……”
女娃娃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突然又满脸灿烂笑容朝陈绍杰伸出双臂。
陈绍杰直接将女儿抢回来,满脸震惊,狂喜不已:“北风,你听到了吗?她会喊爸爸。”
又冲着厨房,兴奋喊道:“小敏,你听到了吗?她会喊爸爸。”
金敏从厨房走出,好奇询问:“发什么了什么事?”
陈绍杰激动不已:“小敏,宝宝会喊爸爸了,不信你问北风,他刚才一定也听到了。”
金敏也很惊讶,陆北风使坏,憋着笑:“我没听到,刚才是你幻听了吧。”
末日崛起 小說
“绝对不可能。”
“有可能!”
“粑粑……”
这时候女娃娃又叫出一声爸爸,戳穿了陆北风戏弄陈绍杰的计谋。
陈绍杰扬眉吐气,像是炫耀一样,轻声细语说:“宝宝,再一声好不好?”
“粑粑……”
女娃娃乐呵呵的,越叫越顺口。
陈绍杰满脸愉悦连连应到,抱着闺女转着圈圈,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陆北风,小人得志的腔调,拿捏的死死的:“小陆啊,你也不用太羡慕,这种事强求不得。”
陆北风皮笑肉不笑:“呵呵……”
吨吨吨喝着饮料,
只感觉嘴里寡淡无味。
金敏并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可以开的起玩笑,笑着打圆场:“饭菜煮好你们先去吃吧,我照顾一下孩子。”
这么多年难得扬眉吐气一把,陈绍杰在饭桌上三句不离孩子叫爸爸的事。
气的陆北风吃饭都没心情了,三两口扒拉完饭,吃饱就准备走了。
陈绍杰乘胜追击,打趣笑道:“北风啊,不再继续坐会吗?说不定宝宝待会就叫叔叔了呢。”
“没时间,找初恋玩会去。”
陆北风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
以及对别人的羡慕。
孩子,
幼小的生命,
血脉的延续,
他未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
“北风,不再坐会吗?”
金敏听到动静出来询问,陆北风摇了摇头,轻声说:“嫂子,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不用送了,下次再见!”
“慢走。”
金敏满面笑容摆手,等到陆北风走后,她不满的瞪着陈绍杰,埋怨:“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不碍事。”
陈绍杰挑了挑眉,至今心情仍感到很愉悦,轻声说:“刺激他一下也好。”
关乎陆北风的成家大事,不止周重明会有担忧,他同样也会有。
周重明还只是负责金融方面,面临的压力相对而言会比较小。
而陈绍杰是负责实体制造方面,王震甚至已经跟明面上跟他说过几次。
陆北风再不成家,以后公司面临的压力会很大。
古人常说成家立业,
攻占关系
只有心先安定,才有心思做事业。
官方也是这么想的,以陆北风如今拥有的身份地位,有些事情他不想做,背后也会有无数双手推着他去做。
陈绍杰与周重明的职务不同,两个人的做法也完全不同,陈绍杰会相对而言比较直白一些。
可以说他自私,也可以说他是出于大局的考虑。
离开了陈绍杰居住的小区。
陆北风逐渐冷静下来,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容:“老陈啊,老陈。”
想明白了其中缘由。
并没有去责怪对方的意思,他所有公司旗下职工已经超过三万人。
三万个家庭牵连着无数人,还有间接与直接的相关产业链,涉及到人数起码有上百万人。
陈绍杰作为这一切的负责人,他必须为他们负责。
你回来了?】
突然汤嘉琪发了一条消息。
陆北风回复:对】
我想你了】
我去找你】
汤嘉琪发来地址,是她以前居住的小区,陆北风驱车前往。
小汤已经准备好饭菜,见到陆北风笑盈盈问:“吃了么?再吃一点?”
大半年的修养,她走出失去双亲的痛苦,脸色红润,身体恢复得很好。
干净利落的短发,修身黑色长裤,白色衬衫,没有任何饰品,身上女强人的气质,越来越浓郁。
“喝点吧。”
陆北风走到酒柜,发现空空如也,琳琅满目的红白洋全部没了。
“上次划到脚之后就戒了。”
汤嘉琪走到冰箱,从里面拿出半打啤酒,笑着说:“要不喝点啤的吧,上次做完饭还剩下一些。”
“也行。”陆北风说。
绅士喵连载版
汤嘉琪帮陆北风倒酒,询问:“心情不好?”
“也不算心情不好,就是有点烦。”陆北风喝了一口。
“喝酒解决不了问题,而且就你那点酒量,孩子那桌都不要你。”
“有这么夸张吗?”
重生之財迷小神醫
“不然呢?”
陆北风自嘲一笑:“好吧,我承认酒量确实不行,还是换成饮料吧。”
汤嘉琪并没有把酒收回去,而是笑眯眯说:“喝酒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能缓和气氛,所以我们喝点吧。”
陆北风失笑,汤嘉琪自顾自说:“我们多久没有一起这样喝酒聊天?”
“忘了!”
“五年八个月二十天,那时候我还在上学,你去鹏城找的我。”
“你记得真清楚。”
天唐锦绣 公子許
陆北风轻声说,这么多年的纸醉金迷,让他忘了初恋感觉是什么样的。
对于汤嘉琪的感情,更多是男人的自私,还有占有欲。
“很想忘,但忘不了。”
汤嘉琪喝着酒,忍不住苦笑说:“你知不知道,你其实非常矫情,当初睡一觉不什么事都没有了。”
“是我矫情,还是你矫情?”
陆老板很不开心:“当初在魔都你忘了?我想睡,你又不给我睡。”
汤嘉琪一时语塞,干巴巴说:“那时候不是不同嘛。”
“双标就别说别人。”陆北风。
汤嘉琪轻笑说:“人呢都是双标,这有什么办法呢?”
“那现在呢?”陆北风询问。
“现在?”
汤嘉琪主动揽着陆北风的脖颈,坐在他大腿上面,俯身轻声低语:“你就是我的冤家,我不想再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