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未見寸芒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深淵歸途 愛下-31 習慣意外閲讀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苏沉梦倒是说到做到,她的核心武器蔓延开来,竟然真的足以将整座建筑都囊括在范围之内,当然这花费了那么一点时间。
之后,陆凝就根据苏沉梦提供的消息,找到了正义骑士。和一般的收容物突破的状态不同, 正义骑士在碾平了一条走廊之后并没有继续进行大肆破坏,而是站在原地等着有人过来。
“正义骑士,你是否愿意……回到收容单元?”陆凝轻声问她。
“如果外面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那么回去吧。”正义骑士的神态看上去反而是有些茫然,似乎对刚刚所做的一切并没有实感。而这一次或许也是最容易的一次“镇压”了,能被言语劝导回收容单元的收容物此前还没有过,就算是最容易相处的风之勇者一旦被放出来了也必须击碎末日核心才会老老实实回到单元内。
陆凝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是管理了正义骑士的执行者的缘故, 不过这一条可以记录下来,留到以后去分析判断。到目前为止,正义骑士展现的危险性很低,这倒也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当诺诺返回休息室的时候,大部分东西都已经恢复了正常,除了发生了多处破坏的走廊还没还原。
诺诺负责的是C9白虎节杖,这个收容物需要持续工作很长时间,流程也比较麻烦,所以这位队长没有赶上这一次镇压。不过她在收容单元里面也能听见之前的广播,回来瞥了一眼记录死亡的白板,也没有说什么。
紧接着回来的是乔瓦尼,他带回来了很多执行者,统计了一下人数来看,除了意外死亡的高里基意外确实没有更多死亡事件发生,最具威胁的高里基和末日核心分别被迅速解决,剩余的衍生体也被一群战斗力较强的执行者快速剿灭了。
“大家看起来都适应了现在的工作状态啊!”乔瓦尼兴高采烈地说, “小苏,今天感觉如何?”
“我们差不多已经习惯了,队长。”苏沉梦轻笑。
“习惯就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之后得把一级警报当成工作中的一部分来处理,背熟规则书,谨慎应对,提升实力。”乔瓦尼赞赏地拍了拍苏沉梦的肩膀,“等你们完成一天狂级的管理,就可以升等级了,到时候你们也算是资深的执行者喽。”
那这个培训周期还真是挺短。
不过升到三等执行者只需要在纸到狂工作,这个跟着集散地的任务进行就可以,倒是挺简单。陆凝浏览了一下自己的任务列表,任务一已经进行了接近三分之二,任务二也很快就要完成,相对于之前的一些场景来说,倒是非常容易。而任务三……还需要一些机会,至于任务四则没有任何动静,似乎之前进行过这么多次的一二级警报,镇压都不属于强制回收。
还有五天。
陆凝整理了一下思绪之后,便再度出发前往正义骑士的收容单元继续管理工作了。
路上,她看到了近乎遍布走廊的白色光丝,别的执行者好像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偶尔有几个人会表现出惊叹的样子来。陆凝试着伸手去碰一下光丝, 不过还没等她碰到,就听见了一个声音:“你最好不要碰那个东西。”
陆凝扭过头,看到了一个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的女子站在楼梯口处,刚刚打开门。这个女子是乔瓦尼那一队的执行者,也是一名游客。
“为什么?”陆凝问道。
“苏沉梦的核心武器可以说是她延伸的肢体,如果你触碰的话,她会立即了解你——不光是位置,包括你的心理状态、身体状态和实力强度,虽然不是那样精确,但这些情报还是不要随便被人了解比较好。”女子说道。
“呃……谢谢?”
“只是平常的叮嘱,而且你们这样做也会让苏沉梦压力很大,她没有兴趣知道这么多人的详情,正常走动的话光丝会避开执行者。”
陆凝笑了笑:“能提醒我也很感谢了,认识一下?我叫陆凝。”
“秋素问。”女子微微点了点头,“回见。”
虽然陆凝确实没打算真的碰到那光丝,不过能受到这样的提醒还是不错的。秋素问也是个干脆的人,说完回见扭头就走,或许也是身上的衣服得赶紧换一身的缘故。陆凝此前看到的人里面没有几个身上有这么多血的,那么合理推断的话走廊里莫名其妙消失的很多衍生体估计都是她的所作所为,或许再加上另外几个游客杀的。
如果能对苏沉梦了解到这个地步,那么至少秋素问和苏沉梦已经形成了团体。这些人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相当强,一个凶级的突破似乎完全没造成太多麻烦。
陆凝思考着,走进了正义骑士的收容单元。走廊虽然还没修复,可是门却修得非常快,完全看不出正义骑士破门而出的迹象。
“你好,正义骑士。”
“你好。”
陆凝打了个招呼,而正义骑士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感觉怎么样?”陆凝问。
“似乎不错,这里有让我发挥力量的空间,也有能够封堵我力量的环境。这样的话,至少我能使用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出来,而不必担心过度失控。”正义骑士的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
“过度失控?”陆凝有些疑惑。
“当我遇到强大的对手,或者发生让我情绪激动的事情,我的力量就会继续向上提升,而我控制不了自己提升的那部分力量。”正义骑士解释道,“而在我的身边,除了同样属于七星刀的朋友们以外,没有人能够挡住我高速攀升的力量。”
这也是挺离谱的,该说不愧是末日级的存在吗?哪怕正义骑士的表现非常贴近于一个人类,其本质依然是相当恐怖的。而仅仅因为“好心”、“帮助”就会突破收容,也的确符合凶级很容易突破收容的判定。
“你是听到我的广播声音,才出去的吗?”
“是的,听你的语气,我认为事情很紧急,如果不去救援的话很可能会造成大量的伤亡。”
“假如……是另外一个人呢?比如你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陆凝问。
“那样我不会轻易动手,因为我曾经遭到过这样的欺骗。”
“那么也可以通过模仿我的声音来欺骗你啊。”
“不,你是从我这里离开的,你身上有星痕的迹象,我可以通过这个判断真伪,但是别人不能确定。而且从我身上沾染的星痕残迹也保留不了多长时间,如果不是你回去立刻播报的话,我也无法再分辨了。”
陆凝将这些一一记下,然后询问了一些对于收容物来说最令人关注的问题。
正义骑士也是有问必答,而且这次她也不反问了,对于目前的处境似乎是挺满意的?
这是凶级当中比较省心的了。
=
“剩余的三个七星刀组件也已经在回收中,大概在七到十天之内,就会送来岛上,而届时必然会令我们的岛屿级别上升。”
队长们的专用通讯频道里,传来了这样一句话。
“管理人!这样我们准备不来啊!新人的补充,以及新手的素质跟不上。”
“上面派人下来的时候不会考虑这些问题,下次补充会一次性给你们把队伍扩充到每队三十到四十人,明天就会到,你们到时候多费心训练一下,不要一上来就死一片就可以。”频道里面的声音冷漠无情,“届时岛主,回收员和我们都会在城堡里面进行升级流程,在流程结束之前,我们不会出来帮你们,因此你们所有人的权限都会提升一级,队长级别自动获得临时管理人资格,岛上供应资源无限制配给,时间……一天。”
一天。
这个时间未免太长了。
每一个队长不说全部,至少对于各个建筑里面最危险的那些收容物心里都有个数。它们一个个出来并不算太大的威胁,就算是神级也一样。但是一旦出现大规模突破……岛上的执行者们断无任何存活的机会。
别的不说,五个神级收容物如果真的同时突破,岛上的执行者们怕是要瞬间死一半,更不要说那些低级别建筑内同样有突破了就是神级的收容物。队长们可以围剿一个神,可以分兵对付三个神,但是如果出现了四个神……队长的数量就完全应付不过来了,就必须由下级执行者顶上,五个神意味着狂级核心武器以下的执行者们已无法加入战场。而这些还是不考虑那些会放出别的收容物的神级情况下的判断。
“您想让我们全都死去吗?就像之前的那些队长一样?”有人开口。
“当然不,然而审判岛的规则便是如此。你们很清楚,当审判岛等级提升之后,就会有空余出来的管理人位置。如果想得到这个位置,就必须表现出自己的实力——武力、智力、运气,什么方面的都可以,我们如此过来,你们便不可以?”
这时,伊维娜的声音传来:“那么,没有这样意图的,就应该死吗?”
“你是指——”
“这里更多的执行者本来只是为了审判岛的交易而来,他们甚至不知道合同内所约定的风险究竟有多么巨大。如果不发生等级提升的事情,那么他们的存活率当然会更高,而不是在这一场灾难中死去。很多人对于成为管理人根本没有兴趣。”
“但是审判岛没有欺骗,我们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已经言明,我们的工作随时会面临生命危险,死亡率极高,会面对难以想象的恐怖,如果不同意的话,大可以拒绝。”
“在他们面临下一刻就会死亡的情况下?”伊维娜轻笑了一声,“承认吧,管理人,审判岛所做的就是趁人之危,如果他们真的知道这里的情况,说不定会作出完全不同的选择。”
“那么伊维娜,你想要什么?前提条件已无可更改。”管理人并不准备在这方面争辩,他们十分清楚审判岛的所作所为是什么。
“我姑且代表执行者们提出三个要求。”伊维娜回答,“首先,我们要回收员的回收情报资料,完整的,关于岛上所有收容物的资料,请保证这一切的完整性。其次,是此前所有执行者发生大量死伤的事件报告,我知道你们有能力记录其中大部分详情。最后,我们既然权限提升到了临时的管理人等级,那么我们要求至少每个队长配备一件管理人特别装备——不是那种制式的,是用安全提取物正式制作的末日核心武装。”
“稍等。”管理人没有立即回应,频道里面沉默了半晌之后,才换了一个声音。
“伊维娜……是吗?”
这个声音完全是合成的,或许幕后之人根本没有发音,仅仅是在合成器内打了几个字而已。
“没错。”
“你已寿数无多,即便如此,依然准备为执行者们争取一线生机?”
“伊维娜的寿数至少能够到这次升级结束。”法比莫的声音在频道内响了起来,“您不必以这样的言语来试探我们,请告诉我们决定,岛主。”
“先知,很不错,在历代执行者当中肩负类似职责的人中,你也是排名前三的。”合成的声音不带感情地说。
“您了解我们,没有必要掩饰自己。”法比莫回答。
“那么,我允许了,尽你们所能去做。如果你们能够活着,新的管理人位置我会给你们留下,至于寿命问题,审判岛也能解决。”合成音说,“兹事体大,多提醒你们一句,此前并非没有执行者提出类似的要求,我同意了,但结果都是一样的,希望你们这次能表现出一些不一样的来。”
“是。”法比莫和伊维娜回答。
合成音消失了。
=
魔女新婚日记
工作中的其他执行者们没有机会参与到这种对话当中去,在下午又一次一级警报之后,陆凝已经能波澜不惊地完成“知道哪个或哪些收容物突破,分析情况,镇压”这一流程了。凶级建筑内警报已经成了每天必然会闹上一两次的情况,而陆凝等人也迅速适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