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打不死的小蕭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重生從閒魚贏起 txt-第277章 還是不夠橫展示


重生從閒魚贏起
小說推薦重生從閒魚贏起重生从闲鱼赢起
奶雯是个好孩子,一直都是比较乖的。
这辈子除了忤逆父母强硬要留在巴嘎自来水公司上班。
其他时候,都是很服从别人的安排。
所以她虽然很着急但最终还是听从了唐主任的意见,填好了物资借用表,去了物流中心借梯子。
“高专员,我来借个梯子的,这是物资借用表。”
晓雯来到物流中心,娇滴滴,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加油奶雯,你可以的。
“嗯晓雯,你在系统走流程了吗?”
高专员找来老花眼,看了半天的单子,然后很从容地问道。
“吓,我~没有,我不知道这个借用梯子也要在系统走流程。”
李晓雯皱起好看的眉头,大眼睛全是无辜样子,我见犹怜,她很久没有这种无助感了。
“这个,晓雯,不是我为难你哈,现在公司安全形势非常的严峻,上次有人用砂轮机就出事了,所现在借用物资,不但要走纸质的流程,还要走系统的流程,需要我们的主任审批的,你这个只有纸质的申请表,我真的不敢给你批,你要不拿去给我们主任看看吧。”
高专员摘下眼镜,表示无可奈何地说道。
“不是。”奶雯整个胸腔都要抖动。
“好吧,
那我不借了,我不换灯管了。”
奶雯泄气了,整个人蔫了。
神級農場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第一次觉得做事情好难哦,然后她回到了宿舍,却意外地发现宿舍灯管已经亮了。
????
她惊喜万分。
“晓雯,你这个灯管我帮你换上去了。”
原来是旁边的a同事看到她桌面放有灯管,就很主动帮她换了,因为这种在美女面前献殷勤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谢谢你。”
晓雯非常的谢谢这位同事,心情又愉悦了许多。
可是在宿舍呆了没多久,负责宿舍后勤的费工又打电话来了。
“你好,费工。”
“晓雯,听说你那个灯管不换了是吗,那就麻烦你把灯管拿回来给我吧,我这边要计算出入库的,你这不换了,不拿回来数目就对不上了。”
费工这边要求道。
晓雯这一下又有点着急了:
“不是费工,这个灯管,已经被我一个同事顺手换了上去了,现在已经好了,我这边有光了的,要不就当做我换好了行吗。”
费工大吃一惊,在那边很可怕说道:
“什么,怎么能这样,不走流程就擅自进行高空带电工作,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的,晓雯你马上把它拆下来,我就不追究你们违规作业的事情了,不然报上去很麻烦的。”
“不是..”
奶雯根本语无伦次了。
“没办法啊,晓雯,你没走流程,就不能用灯管,我这就没有办法出库,到时候一查,我这就不对了,这没法解释啊。”
奶雯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到林铮帮她堵水管的画面。
要是林铮在就好了,可是林铮的电话一直关机。
哎!
后面费工直接跑上来了。
飞身而起,一下就把灯管拆走了。
喵七大大i 小說
他也是踩在桌子上拆的。
晓雯更加呆了。
他也没有走流程,也没有高空作业证,他甚至都没有断电,他就这样把灯管拆走了。
整个屋子一下子又陷入了阴暗之中。
……
夜幕快要降临了,天越来越暗了。
奶雯一个人抱住自己大腿,把头埋进自己的大乃中,也不怕把自己给闷死哦。
她想到换灯管的事情。
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不过她不是觉得黑,而是觉得冷,那种冷冰冰冷。
公司到底怎么嘛,怎么能这样嘛,太过分了。
不过她告诉自己,你是个坚强的人了,你长大了,你不能哭了。
于是她就真的忍住了不哭了。
于是就拿出手机,翻了半天的电话本,想找一个人来倾诉。
但是翻了半天。
最终只是手机还是停留在了林铮的电话上面。
林铮出差前就说了,他这次参加是省公司很专业的评审,手机是不能带在身上的,所以让大家y有事就去找林总。
花姐这几天都没有联系到林铮呢。
不过奶雯此刻。
没有想太多了。
咬了咬薄唇。
还是打通了林铮的电话。
就算没人接。
她也想打给林铮,听听林铮手机的彩铃。
心里也能得到安慰。
…….
参加完了项目招投标的工作的林铮刚回到宿舍的门口。
口袋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了。
“喂,晓雯,我刚回来,你就给我电话,你是收到了什么风声吗?”
林铮边放东西边问道。
“呜呜呜呜呜…哇啦啦啦….”
林铮不知道什么情况。
对面的晓雯,一听到自己的电话。
整个人就好像洪水迸发了,一发不可收拾地哭起来了。
“晓雯,你怎么啦,先别哭了,给我说说?”
林铮赶紧问道。
但是晓雯根本就停不下,只是不断地哭。
无语。
其实李晓雯没想到林铮的手机能打通的。
而且这个时候会接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林铮的声音的那一瞬间,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就嚎啕大哭了。
执掌天劫 七月雪仙人
“晓雯,你在哪里啊,在宿舍吗?”
林铮看她这样哭,也有点担心,等她哭沙哑的间隙问了一句。
终于奶雯嗯了一声。
林铮没有废话,直接下楼来到了奶雯的宿舍。
一推门进去。
王元姬催眠淫传 (Dynasty Warriors) 真・三国无双
发现黑漆漆的,灯都没开。
自己按了一下,发现了灯开不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没法纠结了。
直接走了进去。
发现奶雯就蹲在了床头,眼泪哇哇的,像个泪人了。
“你这是怎么啦。”
林铮走上前去,碰了碰她娇嫩的手。
“林铮,呜呜呜。”
奶雯就直接扑过来,直接抱住了林铮,紧紧地抱住了林铮,尽情发泄自己的情绪。
林铮在她的后背轻柔地拍了一下,实在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只是感觉到她温热的娇躯,肉感不错,还是那么的q弹。
心里不由自主和李小琴对比了一番。
还是奶雯的舒服。
是的。
林铮离开省城的时候,李小琴又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了林铮。
让林铮记住她这一抱。
女人确实很奇怪。
“不哭了,不哭啦,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林铮轻柔的声音,终于让奶雯慢慢地平静了。
然后就把自己换灯管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林铮听了以后,感觉就是荒谬。
但是仔细想想。
又是那么一回事了。
公司什么事情不荒唐呢。
应该还是奶雯没有任何的职位,别人不卖她账而已。
哎狗日的。
这些人怎么这么势利眼呢。
没地位的人,你真的是去哪都走不通啊。
除非你够狠,够横,会耍无赖,哭是没有任何用的。
没人会同情你。
但是奶雯这样的人。
怎么可能横得起来呢。
林铮没有想太多了,马上就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谁啊。”对面很不耐烦。
“范班长,是我林铮。”
林铮语气很冷漠,真的有点生气了。
“林主任啊,你好你好。”
对面马上就谄媚多了,真是一个变脸大师呢。
“c幢员工宿舍的406宿舍的灯管坏了几天,你都不让人来换一个吗?”
林铮直奔主题。
“林主任,这个换灯管,是高空作业,是不是得走一个审批流程…”
对面弱弱地问道。
“高空作业个屁,走你妈的流程,你把灯管拿来,我自己换,出了事我自己负责。”
林铮大吼道。
很快, 费工拿着灯管就来了。
林铮说要自己换。
“林主任,哪能劳驾你啊,我来就行,我来就行了。”
费工再一次灵活地踏上桌子,很爽快地把灯管换了。
光芒再一次打了奶雯的身上。
她看着林铮。
心脏噗噗跳,眼神满是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