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悲情婆姨


好看的玄幻小說 《悲情婆姨》-第一六一章熱推


悲情婆姨
小說推薦悲情婆姨悲情婆姨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转眼就到了公元一九四九的十月,全国局势已成定局,十月开始的头一天,一个伟大的声音,从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地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这声音响彻了神州大地,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全国人民都心潮澎湃,为之欢腾,旧的世界已被打破,新的秩序正在建立,全国上下,每一个人都心怀憧憬,兴致勃勃地奔向未来的新生活。
开国大典这天,宋区长安排人早早就把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挂在了区政府那高高的钟楼上,谁也没有刻意组织,张家湾街上的居民住户,商贾名流,贩夫走卒,各色人等,都云集在区政府的周边。当收音匣子里传出那激昂的声音时,全场欢呼,万民激动,人们欢呼着,跳跃着,流下了发自肺腑的泪水,内心的喜悦溢于言表。
豆花也在欢乐的人群里面,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在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货郎哥、老六、小粱、扫院的老吴……等等,无数英雄的身影,一个个出现在她的眼前。正是因为有了无数像他们一样的英雄的付出,有了他们的牺牲,才换来了新中国的诞生,才有了今天崭新的生活。
她甚至想起了贺团长,那个古板的晋绥军河防团团长,他虽然没少给她们制造麻烦,但面对民族共同的敌人——小日本鬼子,也是同仇敌忾,一往无前,冲在了最前面,不惜去牺牲自己的生命。
想起贺团长,又联想起了谷茬,那次大峪口相见,再也没有他的消息。现如今,国家回到了人民手中,国民党反动派偏居一隅,跑到了孤岛台湾,谷茬的命运又会怎么样了呢?
豆花收起自己的思绪,眼睛盯着那面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热泪盈眶。她将右手按在胸口,心中默默念叨着:祖国你好!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从此可以挺直腰杆做人了!
豆花思绪万千,激动不已。忽然觉得有人拽她的衣襟,扭过头来一看,却是五油。她就问五油:“人山人海的,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五油说:“可不是,为了找到你,我可没少费劲。”
豆花知道五油找她,肯定有事。两人一块挤出人群,来到一处人少的地方,豆花着急地问她:“找我甚事?”
五油脸先红了,她本来脸色寡黄,这样一羞,脸色就黄里带红,红中有黑,就像夏天的火烧云,斑斑驳驳,确实有些不大耐看,难怪候孩也看不上她呢,豆花自己要是个男人,面对她的这张脸,也有些膈应。
五油“哼哧哼哧”半天,才说出了个大概。
豆花一听乐了,说:“这是好事,你还有甚为难的。”
五油的脸色又恢复了平时的寡黄,她支支吾吾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找你来帮我拿个主意。”
豆花说:“待会儿开国大典完了之后,我正好有点空,咱俩一起看看去。”
農家俏廚娘:王爺慢慢嘗 寒初暖
五油有甚么事呢?有人给她介绍了一门亲,她也是举棋不定,一来是候孩一直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万一他再回来呢?
二来是,这次给她说的这门亲,她不明底细,她也谨慎了一点,想探听一下这个人的虚实,不要再步了候孩的后尘。她现在有两个娃娃拖着,也正是需要男人帮衬的时候。要是遇到那人品不好的,挨打受气不说,实际是害了两个年幼的娃娃。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和两娃过着自在。
豆花回了一趟区政府,托一位同事照顾一下喜欢。喜欢现在上了小学,放学后要是见不到娘,他会着急的。
一路上,两人有着说不完的话。五油还是在担心候孩会回来,豆花就一本正经地告诉她:“候孩肯定是回不来了,你想想,候孩那时候做了多少坏事,专帮着小鬼子祸害中国人,他能有好下场吗?早让人给打死了。”
豆花还没有告诉五油真相,没说给她,候孩就是她亲自打死的,她不想给五油心里留下阴影,只让她早点死了那份心。
五油说:“有你这话,我就可以放心地找了,两娃也确实该有个爹了。”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到了一个叫猫儿沟的地方。
进了一处破残的院落,土窑洞外面的墙上,挂着两个大大的红枣囤,紧挨着红枣囤的,是几排枣排。这枣排扎的齐齐整整,有边有沿,一看便知是个手巧的人编的。
另一面墙上,挂了几串辣椒。辣椒下面的一块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上面摊满了金黄色的玉米粒。有几只鸡在玉米粒上偷吃,一只土狗在院子的另一面,神情专注地盯着某一处地方,也许那里有一个老鼠洞,它在等待老鼠出洞,打算来个狗逮耗子。
忽然,从土窑的门洞里,扔出来一个笤帚圪垯,准确地扔在了偷吃玉米的鸡们身上,一个苍老而空洞的声音传了出来,是在骂偷吃的鸡们。
鸡们受到惊吓,“呱哒哒”地四下逃奔,也惊动了那边打算逮老鼠的土狗,随即很不友好地吠叫起来。
不是因为鸡的叫声打扰到了狗,是这两人陌生人的到来,引起了它的警觉。
狗叫惊动了窑里的主人,一个瞎眼老太太拄着拐棍出来,茫然四问:“你们找谁?”
随后,窑里又出来一个男子。这男人戴了一顶草帽,脸上满是汗水,看样子是刚做营生回来。
男人走到院子里,扶住瞎老太太,叫子声:“娘。”抬头打量起了来人。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把他高兴坏了,忙松开他娘,叫道:“豆花,你怎么来我家了?”
又对他娘说:“娘,来戚了。”
老太太就伸出手来,在空气中乱摸,说:“来戚了?来戚好,我这就做饭去。”
豆花过去把自己的手塞在老太太手中,说:“大娘,我们坐坐就走,不吃饭的。”
老太太就有点不乐意了,说:“来家了,怎能不吃饭呢?是嫌弃我老婆子不干净吗?吃,吃,非吃不可。哪有来戚了不吃饭的道理。”
就行动自如地走进窑里。
豆花忙跟进去,说:“大娘,我来帮您做。”
老太太一摆手,说:“一边呆着去,我还嫌你碍事,和我儿子拉话去。”
豆花就回过头来,对那个男人说:“疤拉大哥,我俩今天可是你的贵客,我给你带婆姨来了。”
你说巧不巧,她们要找的那个人居然是疤拉。
疤拉娘眼睛瞎,可耳朵尖。老太太听到了这话,更高兴了,又出来院子里,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准确地逮到了一只公鸡,兴奋地说:“我说呢,今儿个喜鹊老叫呢,是喜事来了。”
不知火的戒指
手起刀落,砍了鸡头,到一边拾掇去了。
老太太的一系列神操作,把五油惊的一愣一愣的,低声说:“大娘眼睛看不见,做营生也这么麻利。”
疤拉说:“我娘这眼睛是为了掩护一个落单的八路,让黄家洼那个狗汉奸给戳瞎的,眼虽瞎了,做营生啥事不误。”
五油的心里一紧,先生了几分歉意,黄家洼只有候孩一个汉奸,这伤天害理的事,肯定就是那龟儿子干的。
再看这一瞎一秃母子俩,都是善良的人,和他们在一起生活,自己吃不了亏。
接下来的事情顺利多了,双方互不嫌弃,又都相信豆花,有她在中间说合,五油带着一儿一女,和疤拉过在了一起。
六六娘做为娘家,给五油陪了一个针线笸箩。
豆花既是娘家人,也是婆家人,陪嫁了好些衣裳铺盖,亲自操持着两人过上了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