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忘掉自己的人們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忘掉自己的人們-第71章閲讀


忘掉自己的人們
小說推薦忘掉自己的人們忘掉自己的人们
胡桃从上铺探出头,看着一副无所谓样子的白杏,吓唬她说:“白杏,你可不能不接电话,咱们的小命都攥在你的手里了!”
王芙蓉说:“咱们报警吧……”
这时,电话铃又响起来了,三个姑娘面面相觑……
胡桃催促白杏说:“你快接呀!”
白杏十分不情愿地说:“我说什么呀?”
王芙蓉给她出主意,说:“想办法稳住他!”
胡桃应和着说:“千万别让他来学校找你!”
白杏战战兢兢地拿起电话,声音有些颤抖:“喂!我是白杏……”
周六一听到白杏的声音,恳求她说:“白杏,可找到你了。我就在你们学校附近,我不想伤害你,只想见你一面。”
白杏说:“今天太晚了,明天行不行?”
周六一一口回绝她说:“不行!”因为他知道,如果不马上见到白杏,恐怕就没机会了。
白杏沉吟了片刻,看着同室的同学胡桃和王芙蓉恳切的目光,只好捏着鼻子说:“好,我去,你在哪里?”
学园奶爸
周六一赶快告诉她说:“我到你们学校对面的海边等你,你要是相信我,就看在我们的情分上别报警,要不,你就是诚心害我……”
周六一的话让白杏很害怕,但又不能不去,只好点点头说:“好吧,我相信你。”
白杏慢慢放下电话,擦擦汗津津的额头,跌坐在床上,伤心地哭起来。
胡桃关切地问她:“他怎么说的?”
白杏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他约我到海边见面。”
王芙蓉担起心来,惊恐地说:“这月黑风高的,他要杀了你怎么办?不行,你不能去!”
胡桃则是另一番心思,说:“你如果不去,他要是闯进来找你怎么办?咱们全学校都可能遭殃!”
白杏正在犹豫,听了这话一咬牙说:“我豁出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不能把我咋样,我了解他,他不是坏人。”
王芙蓉摇摇头说:“失恋的男人就不好说了。”
胡桃为了打消白杏的顾虑,鼓励她说:“白杏,你就大胆去吧,我们马上报警,找民警保护你!”
白杏说:“你们千万别报警,我不想再伤他一次,你们放心吧,我会没事儿的。”
王芙蓉说:“要不我们陪你去!”
白杏拒绝了她俩的好意,她不能让她俩为了自己担风险,说道:“还是我自己去吧。我可不想让你们因为我染上非典……”
“等等,拿上这个防身!”王芙蓉从桌上拿起一把水果刀,递给白杏。
“我可不敢拿刀杀人,我晕血!”白杏把刀子放到桌上,穿上外衣走出了宿舍。
王芙蓉和胡桃见白杏走了出去,俩人对看了一眼,说:“咱们咋办?”
王芙蓉说:“还能咋办,跟着她,万一有危险,咱就喊警察!”
此时,在京海市公安局会议室,公安局长正和几个干警在铺开的地图上研究在全市布控找人。
公安局长分析说:“问题是,这个周六一是孤身潜逃,容易隐蔽,还要加强巡逻。运城市公安局有消息吗?”
干警回答说:“还没有。”
这时,进来一个干警报告说:“报告局长,指挥部来电话,陈子热线接到群众举报,有人在京海市艺校附近发现患者!”
局长一听,赶紧看着地图,找到患者出现的地点,说:“看来,他没走远,马上通知非典别动队,加强对京海市艺校附近的排查。”
在铁路医院,院长古铜在办公室焦急地等着电话。
龚宇走进来问:“老古啊,逃跑的病人还没消息吗?”
古铜摇摇头说:“没有。”
龚宇递过一个厚厚的文件夹,说:“这是明天你去市政府开会的汇报材料,我院收治非典病人的详细情况都在这里。”
古铜接过文件夹掂了掂,说:“这么厚,辛苦你了。”
龚宇说:“多亏你派了郑晓晓给我当助手,要是没有她帮助整理,我恐怕完不成你交给我的这份差事。”
古铜心情沉重,没有心思看这些材料,叹了口气,说:“唉,出了这么大漏子,明天我肯定得挨批。你们是怎么搞的嘛,怎么让病人跑了呢?”
龚宇满腹委屈,说:“这不仅仅是我们医生、护士的责任吧?我的院长大人,你也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在超负荷工作,人手越来越不够,所有人体质都在下降,这样下去,我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请你不要再指责他们了,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古铜看着龚宇疲惫的样子,心里一阵难过,叹了口气说:“我也是没办法,这场非典疫情突如其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啊!”
“我希望你不要说丧气话。”龚宇撂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在海滨沙滩上,虹光、王跃、还在喝着啤酒,谈着心事,司机小王喝着矿泉水,在一边听着,不断插着话。
虹光望着夜色中的海水,说:“这非典呀,真他妈厉害,外国管它叫萨斯,听说香港已经发现6个病毒变种了。”
王跃接过话茬说:“我还听说香港有个淘大花园,有一个毒王一下子传染了300多人!”
司机小王补充说:“还有呢,山西有个珠宝商,把一家子都传染了……”
正当三个人百无聊赖摆着龙门阵,一辆警车停在了路边。
两名民警走过来,其中一名民警说:“我们在查找一个非典病人,请把你们身份证拿出来。”
警察核实了三人的身份,见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把身份证还给了他们说:“对不起,打搅了。”
“唉,今晚这个城市又不能睡觉了。”看着警车走远了,虹光叹息起来。
王跃看了看手表,说:“我们也该回去了,明天还得早起跑口罩布料。虹光,再见!”
看着司机小王和王跃开车远去,虹光爬上一块礁岩,拿出手机给郑晓华发了一条信息:“晓华,睡了吗?刚刚发生一起非典病人逃跑事件,警察正在全城查找,我打算跟踪报道,你能出来吗?我去接你。”
刚发完信息,虹光突然看见礁石下边的沙滩上周六一和白杏的身影,两个人相距一米多远,相对而立。立即伏下身子又发了一条信息:“我不能去接你了,你马上打车到市艺校对面的海边来找我,这里有情况,一男一女,沙滩约会,非典浪漫之夜……”
郑晓华接到虹光发来的信息,立即回复说:“我对你的那个非典浪漫之夜不感兴趣,你怎么有这爱好?这不是窥探别人隐私吗?不过,也许和逃跑的非典病人有关,我马上来。”


好看的小說 忘掉自己的人們 ptt-第69章看書


忘掉自己的人們
小說推薦忘掉自己的人們忘掉自己的人们
龚宇被惊醒,使劲儿摇摇头,极力使自己从梦境中醒来,但他宁愿自己在做梦,可无奈又回到现实,看见海英和安华、晓晓急切的样子,问道:“什么?一个病人跑了?!怎么搞的?这个病人是谁?”
安华说:“是今天下午刚刚送来的一个小伙子,叫周六一。住在2楼病房。”
龚宇凭着医生的职业敏感立刻问道:“他的病情怎样?”
无良狂后惑君心
安华说:“已经排除疑似,确诊是非典,但是除了发烧,病情还没出现恶化迹象。”
刘海英听了吸了一口气,问道:“他是怎么跑的?”
安华说:“他去上厕所,后来就不见了!”
龚宇想到,这个病人如果跑出医院,不知有多少人被感染,谁也承受不起,焦急地说:“马上去找!”
刘海英对安华说:“安华,你去通知所有医护到每个房间、楼道去找。”
龚宇嘱咐郑晓晓说说:“晓晓,你和值班护士监守病房,注意别惊动病人。”几个人纷纷跑出办公室。
龚宇拿起电话向院长和保卫处报告了情况,也跑了出去。
在病房,杨大奎正要睡觉,方辉还在看电视。
刘海英推门闯进,看了一眼又匆匆离去。
方辉疑惑地问杨大奎:“护士长怎么了?”
杨大奎打了个哈欠,说:“八成是找错门了,睡觉。”
一位护士走进来送药,对方辉说:“该休息了,这是你们明天早晨的药。”
方辉问护士:“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护士说:“一个病人不见了,正在全楼紧急搜查哪!”
方辉闻听,一下子坐起来对杨大奎说:“大奎,别睡了。”
杨大奎问:“干什么?”
方辉说:“帮着找人啊!”
神龙王座
二人戴好口罩迅速下地,要往外走,被护士拦住,说:“你们是病人,不能去!”
方辉说:“我们没事,有抗体了!”
护士没拦住他们,也跟着方辉和杨大奎跑了出去。
在楼梯口,龚宇和刘海英急速地从楼上走下来,刘海英分析说:“四楼是重症区,出入控制严格,他不会到那里去。三楼也没有,一楼有保安,他不可能从那里出去,还是从二楼跑的可能性比较大。”
方辉和杨大奎刚爬上楼梯,正好和龚宇、刘海英打了个照面。
龚宇一见他俩,顿时就急了,说:“谁让你们到处乱跑的?!”
方辉说:“我们听说跑了一个病人,出来帮助找找。”
杨大奎跟着说:“就是,多一个人多一双眼睛。”
刘海英耐心地劝他们说:“你们的病还没好,你们的任务是养病。”
龚宇对他的妹夫说:“方辉,你们马上给我回去,上床休息!”
方辉说哀求着说:“姐夫,我们没事儿,现在已经好了,就让我们帮帮你们吧。”
杨大奎也说:“龚医生,护士长,你们太辛苦了,就让我们出把力吧!”
龚宇没有时间跟他们理论,一边急匆匆地走,一边说:“不行,你们马上给我回去。”
二人只好回到病房。
龚宇和刘海英来到203病房。病房里住着6个病人,其中一张床空着。
刘海英说:“周六一就是住这个病房。”
龚宇马上说:“上厕所看看去。”
龚宇和海英走进男厕所,看见厕所窗子开着,龚宇问:“厕所的窗户怎么开着?”
刘海英说:“为了通风。”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
龚宇问:“病人会不会从窗户逃跑?”
刘海英说:“这是二楼,他不可能跳下去。”
方辉把头探出窗外,只见窗外一根下水管子通到地下,旁边还有一个绳子拴在窗子上。窗外就是大街。
龚宇对刘海英说说:“你看,他是从这儿逃跑的……”
五女幺儿 小说
刘海英探出头去一看,说:“糟糕!”
龚宇说:“得马上向院长报告!”
病人逃跑的消息很快传到防治非典指挥部。市长王岭、市公安局长、市铁路局长都来了,他们和王卉在会议室,听取龚颖汇报。
龚颖匆匆赶来,还没落座,就汇报说:“逃跑的病人叫周六一,男,23岁,山西运城人,是1名厨师。他是乘321次列车于今天下午1点零5分进入本市的,在火车站被查出正在发高烧,体温37度9,被我们送到铁路医院流观、检查,初步确认是非典感染者,现在正是病毒传播的时间窗口。我们对他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除了列车上的人和医院医护人员外,他在本市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
市长王岭问道:“他到本市的目的是什么?”
龚颖回答说:“据他说是来看女朋友。”
公安局长以他的职业习惯提问道:“她女朋友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住在什么地方?”听那口气像是在审犯人。
龚颖回答道:“他不肯告诉我们,考虑他们之间没有接触史,为了尊重他的隐私权,我们没有再追问。”
王卉敏感地判断说:“他逃跑的目的有可能是去看女朋友,我们必须迅速找到她女朋友。”
公安局长放下手里的铅笔,拍着胸脯说:“我们可以同运城联系,查到他女朋友的下落……”
王卉摇摇头,说:“恐怕来不及了。”以她的计算,等找到他女朋友,这个周六一路上不知已经接触多少人,如果不能马上找到他,后果不堪设想。
市长王岭紧锁眉头,出了一身冷汗,立即拍板说:“公安、铁路立即行动,全市查找,堵住所有出口!”
王卉接过市长王岭的话,说:“同时马上在电视台、广播电台和互联网发布消息,提请全市人民注意,及时提供线索。”
市长王岭又发出指示说:“120紧急待命!”
随着这声令下,全市立即行动起来,急促的警车出动的声音在城市上空回响。
此时,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周六一穿着医院的病号服,戴着口罩,贴着墙根,在路灯的阴影中,迅速潜行。
街上店铺已经关门。他路过一个小铺,小铺开着窗户,店主人是一个老头,他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报纸。周六一走过去操着山西口音问道:“大爷,请问京海市艺术学校咋走?”
老者摘下眼镜,疑惑地探出头看了看他,心想,这大半夜的,一定不是好人,于是摇摇头,恐慌地关上了窗户。
这时,电视里传出播音员的声音:“现在播送重要通知:一名来自山西运城的非典患者于今晚从我市铁路医院走失,该患者叫周六一,男、23岁,平头,穿着医院的病号服……”
老人看着电视,想起来刚才看见的那个可疑的人,连忙跑出门外,向街道上了望。街道上夜雾弥漫,在路灯照耀下显得十分寂静,看不到一个人影。老人赶紧回到屋里,拿起电话拨打陈子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