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朦朧月下藏不住的愛意》-掣肘


朦朧月下藏不住的愛意
小說推薦朦朧月下藏不住的愛意朦胧月下藏不住的爱意
阮家大姐看到陌生人赶紧拉住阮老太太。刚刚找阮太太的时候,她没有拦。
听见声音,阮飞虎心中一凉,赶紧跑过去:“游飞,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筋骨。”
阮太太也赶紧扶住游飞,一脸的焦急。
游飞头晕眼花,身子不住的晃悠:“我没事,没事。”
阮太太眼睁睁的看着血从西装袖子里面流出来,她拼命的喊着:“快,叫救护车。”
阮老太太的拐杖很厉害,整个是铁的,底下是个正方形,极为的稳定,下面还有四个对应的橡胶柱。好巧不巧没有磨平的铁片正好砸在游飞的肩膀上,锁骨的后方。
阮飞虎看见血,手都有些抖。
手术室外,阮太太紧紧靠在阮飞虎的身上,他们都为未来感到担心。
阮清跑到医院的时候就看着两个的手术中的灯。
阮太太看见阮清直直的眼神,立马抱住阮清:“清清,不怕啊。”
异卷风华录
一开口阮清的声音带着颤抖:“伤的哪里?谁伤的?”
阮太太脸色难看的望了眼阮飞虎,阮飞虎脸色讪讪:“这个……都不是故意的,清清。”
“我问伤的哪里?谁伤的。”
阮太太小心的拍着阮清的背:“右肩膀,你奶奶当时想砸我的,游飞刚好看见了。
阮清吸了两口气:“右胳膊。我记着了,老人不能打是吧。放心。为阮星剑来的,放心,我会让他活不下去。我说到做到。”
阮太太还想说话,阮清突然冷静下来了:“妈,游飞如果没给你挡住,躺手术室里面等着开瓢的人是你了。”阮清的眼神极冷,冷到阮飞虎都不敢直视:“游飞跟我一样,搞艺术的,他画画,很厉害,但凡游飞的右手出一点不好的事,我不会让过他们一个人。”
只有阮太太知道,现在的阮清身子有多抖,她害怕极了。
阮家人在出事之后,立马出去了。
瞳 神
阮大姐心里有些担心:“大哥,这个事……”
阮大哥心里急躁的不行,指着阮老太太骂:“你打什么人啊,出了这事怎么弄啊。”
阮老太太一脸的倔强:“能出什么事,大不了她还能送我出去坐牢啊。我看不都骂死她。”
阮老太太说的是阮太太和阮清这两个不属于他们家的女的。
更是对那个吧阮星剑排挤出来的柳生豪暗恨在心,这次这一砸更是解决了阮老太太心头大恨。
柳生豪过来的时候,阮清已经算是冷静下来了,坐在椅子上,眼神能杀死人。
柳生豪走过去:“放心,已经找了院里最好的大夫。”
阮清没有说话。
突然,灯灭了。
阮清立马站起来,看着门里。
医生率先出来:“我们在肩胛骨这放了一些钢钉,如果恢复好的话,病人应该不会有问题。现在主要看后期的恢复了。”
听完,阮清赶紧跟着游飞过去。
super cub
当时他们就怕粉碎性骨折,结果还好还好。
门外,事情有些定论之后,阮太太走向了阮飞虎:“找个时间把我们的事办了吧。”
阮飞虎不解:“什么事?”
步哀合集
“离婚。”
柳生豪不愿意听到他们的私密话题,连忙带上了耳机,时不时的看向阮太太。
感受到柳生豪的用心之后,阮太太的底气也有了:“今天你也看到了,你妈那一棍子下来,我得死了。我死了,你妈可是一点事都没有。”
一想到在家里发生的那一幕,阮太太对阮飞虎和阮家无比的失望。
阮飞虎是真没想到还能这么认真,连忙说到:“咱们……”
“你说个时间吧,还有那边现在住的房子是我的,今天晚上我把别的地方的钥匙给你。不想再拖了,也别让他们再过来了。”
阮飞虎脑子发懵:“德良,这些年来我没做错什么吧,咱俩都这么大了,不闹了啊。。”
阮太太见阮飞虎依旧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还觉得只要道歉就能过去,但是在阮太太这里已经过不去了:“这么多年,为了两个孩子,我从来没要求过你啥,现在就一个要求,赶紧离婚,分财产。既然你心里想着你那个大家,就给我跟两个孩子留点东西吧,省的一天到晚忙成这样还是给别人打工的。”阮太太指着阮飞虎的胸口:“你可以,我的孩子们不可以,他们不会给那些人吸血的。你能找谁找谁啊。”
阮飞虎知道事情不会,赶紧补救:“我会好好说的。给我点时间。”
亚鲁欧因为对真红一见钟情而苦恼
“多少时间了。阮飞虎多少时间是时间啊,你告诉我。”阮太太一点点的数着:“上次你说不管阮星剑了,这次又放不下。刚出事的时候,你就护着他,我都不知道到底阮清是你孩子还是阮星剑是你孩子啊,这么亲啊。不过我也不想管你了。就像老实过日子。以后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妈也不用天天在后面骂我了。”
“陈德良,要说就说咱俩的事,这么多来,我可是尽心尽力,一心就在这个家里面。”
“放屁,谁不知道,你给这个家一点,还给你老家那么多呢,你也有脸说。快五十多的人了,还整天你妈说你妈说的,你脑子里还全是你妈,你哥了是吧。。”
阮太太好像多年的怨恨都骂了出来,狠狠的瞪着阮飞虎:“赶紧离了,也省得带坏我儿子。阮成玉那小子要是像你一样是个妈宝,我得非抽死他。”
说完,阮太太再也不理阮飞虎了。
阮飞虎是小儿子,所有的哥哥姐姐还有父母都护着他,所以跟家里免得关系极好。
不过娶了阮太太之后,婆媳关系就暴露出来了。
阮飞虎不管什么事都站在阮老太太那边,阮太太一度气的要死,尤其是有了阮清之后。
不过后来,阮飞虎出去做生意,慢慢有了起色后,阮太太也终于逃脱了阮老太太的魔爪。而对于阮飞虎时刻补贴着老家的行为,阮太太也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父母那边也生活在老家,害怕别人会戳她父母的脊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