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我在異界當倒爺-234 邯鄲學步閲讀


我在異界當倒爺
小說推薦我在異界當倒爺我在异界当倒爷
原本他以为,这家店的汉堡肉,是那种批量生产的牛碎肉做成的牛排。
可这一口吃到嘴里,就知道显然不是这么回事儿啊!
这牛排可绝不仅仅是合成牛碎肉那么简单,这里面明显还加了别的东西。
这牛肉饼也是调味过的,可里面不光是有碎肉,卡拉胶这些东西。
还明显添加了大豆分离蛋白!
为啥要这样做?主要目的是为了锁水!
因为肉饼在烤熟的过程中会大量缩水。
而这汉堡家族,为了保证肉饼个头大,好看,居然在肉饼上做了手脚。
在用碎肉压制肉饼的过程中,加入卡拉胶和大豆分离蛋白。
可以有效保证肉饼煎熟之后不会缩水太多,这样就能让煎熟的肉饼卖相更好看。
不过卖相虽然好看了,可这牛肉堡吃起来味道那真是一言难尽。
可能是最近正经的牛肉汉堡吃多了的缘故,这种不正经的牛肉汉堡,杨一暖只吃了一口,就差点放弃了。
这牛肉根本吃不出牛肉味不说,这肉饼口感更是跟嚼纸屑一般,满嘴的食用胶味道。
反正如果不说,你根本都不知道,你这吃的是牛肉汉堡。
这也就是咱们国产汉堡品牌,和那些国际大牌汉堡店的差距之所在了。
要知道市面上的牛肉,动辄三五十一斤,可人家洋快餐汉堡店里的牛肉汉堡。
也就十几块一个,为啥人家能做得起。
这还是因为人家身后有着完成的供应链,牛肉对人家来说不是什么稀罕物。
这些洋巨头的身后都有一条完整的产供销产业链,给他们供货。
这样人家就能保证最低的采购成本,自然也就不需要再在肉饼上做手脚。
当然他们的牛肉堡,在价格上,也比国产汉堡要贵一些,但对大众来说也能接受。
放下这个牛肉汉堡,杨一暖又拿起了鸡胸肉汉堡。
狠狠咬上一口,在咀嚼几下,品味一番。
嗯,倒是比之前那个牛肉汉堡要强得多,毕竟这鸡胸肉饼是现做的。
只不过这味道嘛,也不是特别正,里面肯定也是加了大豆分离蛋白和食用胶的。
要知道鸡胸肉这玩意达成肉馅之后,可是很难成型的。
就是说这玩意做成肉饼之后,会很容易散掉。
而这家店的肉饼,之所以卖相看着还不错,绝对是因为里面加了东西。
这一点从这鸡胸肉饼那怪怪的味道,就能品的出来。
但这个肉饼里面掺的卡拉胶和大豆分离蛋白,应该比牛肉汉堡少的多。
总体上还算能吃出一些肉味来,也勉强还能说得过去。
毕竟相对于它十元的价格来讲,这汉堡也算勉强合格吧!
毕竟杨一暖以前送外面的时候,可送过和吃过比这汉堡还难吃的东西。
他吃了两口勉强干掉一只汉堡,可这会儿坐在他旁边那桌的同学却不乐意了。
“这什么垃圾汉堡,我说怎么这么便宜呢?牛肉堡,一点牛肉味都吃不出来,这样还搞屁啊?”
“可不嘛,一点肉味都吃不出来,我真不知道他们家牛肉饼是用什么做的?”
“谁说不是呢,光顾着便宜了,可这汉堡做的也忒不地道啦?”
“满嘴都是酱料的味道,肉没有肉味,难怪这么便宜!”
“真是垃圾,就算他们家在便宜,下次我也不来了!”
“还是去隔壁汉堡先生吃吧,论单品也就比他们家的平均贵个两三块钱,可味道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不是嘛,这家店的汉堡真下头,吃他们家的东西,完全是浪费钱!”
“就是,就是,我感觉等会儿,我还得去隔壁在卖个汉堡来吃!”
“这下终于知道,什么叫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了。”
“………………”
同学们议论纷纷,杨一暖抬头一看,好家伙,这不正是之前排队在他前边的那几个同学吗。
之前他们还说,希望这家店开的越多越好呢。
可现在呢,他们马上就被现实给教育了吧!
正所谓便宜没好货呀!
其实,早在他开汉堡先生之前,就已经把同行业的规律给摸透的。
他汉堡先生单品的定价,那绝对是压着中端同行的利润线来的。
比他高的,那就只有金拱门和饱饱王这些国际大牌,这个没办法。
人家创立时间早,品牌更响亮,广告打得多,知名度高,自然单价就要的高。
超级仙气 小说
可杨一暖敢保证,这些国际大牌的汉堡,也没有汉堡先生的好吃。
而比他低的,那就是那些国产汉堡品牌了,他们只能主打炸鸡汉堡。
因为做牛肉汉堡,或者火鸡肉汉堡,对他们而言,没有利润空间。
而他身后因为有异界,和二叔的养殖场的支撑,有一个自己的采购闭环。
可以把牛肉和火鸡肉的采购成本压倒最低,所以他的汉堡先生靠目前的定价,才能有利润空间。
换做是其他的企业,就算想抄袭他,也抄不来。
比他定价低,那你就只能去做炸鸡汉堡,这样在品类方面,就形成了差异化竞争。
而炸鸡汉堡,广大消费者都知道这玩意不健康,而且低端。
比他定价高的,有没有他们家做的美味,毕竟别家没有幻绒酱的加持。
如果和他定价一样,那如果对手背后没有和他一样对方供货连闭环,那成本就拼不过他。
就好像这家汉堡家族一样,明显是抄袭他汉堡先生的店。
可实际的效果确实邯郸学步,只抄到了皮毛,却根本学不到精髓。
店里后面还有不少排队 顾客,这会儿也听到了店里吃饭这些同学的抱怨。
有些人更是干脆就不在排队,转身就去汉堡先生了。
毕竟不差几个钱,谁愿意吃这种垃圾汉堡哇。
当然也有留下来继续排队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不差那几个钱。
尤其是对这些学生党而言。
而从店里出来的杨一暖,回头看了一眼这家汉堡先生,轻蔑的一笑。
原本以为会是个有危险的挑战者,没想到却是个作业都抄不明白的菜鸡。
疥癣之患,不足为惧!
这家店唯一的意义,就是开的时间越长,赔的钱越多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