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桃園聖手-第0083章 幕後老闆鑒賞


桃園聖手
小說推薦桃園聖手桃园圣手
白季军满脸谄媚的说道:“你真的是误会了!我们这的服务生都是统一着装的,我也是第一次见他。”
都市逍遥邪医
“不是服务生?”王真剑皱着眉头说道。
接着又道,“他既然不是服务员,那他是怎么进入包间的?你们酒楼是怎么管理的?赶快给我把保安叫过来,把他给我扔出去”
白季军立马点头哈腰的说道:“王大少,您稍等,我马上就处理好。”
白季军这副卑躬屈膝的样子,像极了一条哈巴狗。
李飞扬看着他这副样子,心里已经把这人抹杀掉了!
白季军回头打量着李飞扬,发现他浑身上下都是地摊货,这从上至下的衣服也未必有一百块钱。
仔细观察一番,怎么看李飞扬都不像到自己这种高档场所来消费的,更不要说还是一号贵宾包房了!
这时白季军沉着脸说道:“你是谁?到我们这里干什么?”
李飞扬说道:“来酒楼,当然是来吃饭的,这是你们王总订的包房。”
一旁的徐巧巧听到李飞扬的话后鄙夷的说道:“李飞扬,你什么时候这么能装了!我们刚才说了个王总的名字你就记住了!你应用的倒是快。”
徐巧巧又叫嚣道:“经理,你不要听他的,他就是一个穷屌丝,怎么可能有钱来这里吃饭。”
李飞扬在一旁听着徐巧巧的话,现在已经失望到了极点,“你还是真的无知啊!你知道狗眼看人低的道理么?你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道理么?”
徐巧巧听着李飞扬的两个问题,丝毫没有活动一下她那大脑,继续叫嚣着,“就你么?你也好意思说这种话。
你看看从上至下的衣服,这双鞋也就二十五一双吧!这条裤子大概也就三十块钱吧!体恤衫也许就十块钱吧!
从上至下都不到一百块钱,竟然还敢说来一号贵宾包房吃饭,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啊?”
王真剑一听徐巧巧说的,顿时也来了精神,趾高气扬的对白季军说道:“听到了没有,他就是偷跑进来的,赶快把他扔出去。
今天你们酒楼这么重要的日子,可千万不要让不法分子混进来了。”
一个是富家子弟,一个是别人口中的穷小子,白季军这个大傻子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王真剑。
白季军对李飞扬说道:“我们这里是高档消费场所,不是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能来的,你赶紧给我出去。”
李飞扬善意的对白季军说道:“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这个包房是你们王总订的,你不相信的话你先查一下订房记录。”
可是白季军这个傻逼,却不屑的说道:“用不着查,王大少都说这个包房是他订的了!你赶快出去,不然我就叫保安赶人了!”
白季军在餐饮界也已经做了十几年了,对自己看人的本事那是相当的自信。
他是怎么看眼前这年轻人也不能是在一号贵宾包房用餐的客人,要知道来这里吃饭最低消费可是十万起步。
李飞扬沉着脸说道:“作为酒楼的一名经理,你就这么对待来这里的客人的?”
一旁的王大少不屑的说道:“你就是个饭都吃不起的屌丝,算什么客人?”
王真剑对着李飞扬说完,转头又对白季军说道:“如果这种人都能成为药膳居的客人,那我以后肯定不会再来了!
跟这种人一起吃饭,会降低我的身份。看来我要跟你们王总说一声了,这里的管理太成问题了!”
白季军一听这话,顿时着急了,“王大少,你不要着急,我这就让他滚。”
白季军说完,直接拿起手中的对讲机喊道:“保安,到一号贵宾包房来一趟,这里有人在捣乱。”
接到命令后,不大一会儿,四个身高马大的保安就敢了过来。
白季军指着李飞扬说道:“把他给我扔出去。”
暗帝绝宠:废柴傲娇妻 倾末恋
四个保安毫不客气,冲过来就要动手,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声,“住手,我看谁敢动手。”
在场的人都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王思妍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白季军见自己的老板来了,赶忙一脸谄媚的就迎了上去,“王总您来了!这有个不开眼的跑到怎么酒楼来闹事,我马上就把他处理了……”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听到“啪!”一声响起,同时传来一道呵斥声。
“混账东西,我先把你处理了!……”可是还没等王思妍动手,就听传来一声“啪”的声音。
白季军脸上已经突然挨了一巴掌,打他的既然是突然跑出来的叶从兵,叶从兵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竟然是夏紫琼。
李飞扬正在纳闷这两人怎么在一起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一声“啪”的声响。
“狗东西,竟然敢对李神医不敬。”
这次出手打白季军的竟然是叶胜男。
重塑者
“王八蛋,敢说我爷爷的救命恩人是不开眼的家伙,我看你是嫌命长了。”
叶胜男说完就要再次上手。
“胜男,行啦!他是酒楼的人,你就让王总处理吧!”
叶从兵在一旁制止了一句。
这时王思妍走过来,一脸歉意的对李飞扬说道:“飞扬,不好意思,刚才事多,没有照顾好你,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王思妍回过头对对白季军说道:“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白季军被两巴掌打的有点蒙圈,有些不知所措的的说道:“王总,是王大少说,这位李飞扬是混进来的。”
醫道 至尊
白季军知道自己惹了大祸,事到如今只能甩锅了。
他希望王大少能够凭借和王总的关系把这关渡过去。
王真剑见王思妍看向了自己,赶忙伸手上前说道:“王总,你好!”
王真剑说话非常谦卑,他虽然平时花天酒地,但他最近可是听说,这酒楼的背后老板相当的有势力,江南省的叶家,夏家都和这背后老板,关系匪浅。
王思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丝毫没有伸手的意思。
李飞扬虽然在开酒楼的事上当的是甩手掌柜,但把自己的人脉都介绍给了王思妍。
现在的王思妍凭借李飞扬给的她这些关系,早已混的风生水起,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根本不用给面子,她早已烂熟于心。
“你是谁?我跟你很熟么?”
王思妍这句话说的可谓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